注冊制收窄套利空間 PE機構投資前移

  證券時報記者 卓泳

  科創板開市漸行漸近,注冊制試點慢慢鋪開。這個中國資本市場上的重大變革,讓市場各方參與主體都順勢做出了一些改變。

  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一些專注于后期項目投資的PE(私募股權)機構開始調整投資策略,將目光投向具有較大成長空間的中早期項目,同時更加聚焦價值投資。

  業內人士指出,一級市場項目通過注冊制科創板IPO后,有望不會再因IPO的稀缺性而產生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的價差套利空間,其要求更多的一級股權投資機構真正回歸到價值投資的主線。

  投資前移

  關注價值投資

  接受采訪的多位機構人士均表示,盈利與否目前已不是他們投資考慮的關鍵因素,價值投資才是當下的投資策略。

  科創板和注冊制的到來,無疑拓寬了中國優質創新創業企業登陸資本市場的渠道,同時也給予了市場上的投資者更多的投資選擇。“我們有意向參與一級市場投資和網下機構打新。”基巖資本副總裁杜坤對記者表示,在新的資本市場舉措下,有兩類擬IPO企業是他們重點考慮的投資對象,一類是當期估值合理但未來估值具有較大成長空間的企業,另一類是IPO定價偏低,上市后面臨價值回歸的企業。

  值得關注的是,科創板推出以后,一些專注后期投資的PE機構也開始投資前移,聚焦中早期項目。盈科資本合伙人周曉晨表示,以往他們的IPO項目會選擇有幾千萬利潤的企業,但科創板出來后,一些還沒具備相當體量和還未達到盈利階段,但確實具備較強實力的硬科技企業也納入了他們的投資考慮范圍。

  允許未盈利的企業上市,也是本次推出科創板的最大亮點之一,這對長期關注有盈利企業的投資機構來說,也是一個不可小覷的挑戰。“對我們的確提出比較高的要求,要持續學習和提高業務能力,才能對尚未盈利的企業作出準確的判斷。”周曉晨表示。

  杜坤則表示,在美股市場也有很多生物醫藥企業十年沒有利潤甚至沒有收入,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因為納斯達克已經非常熟悉對沒有利潤和收入的企業怎么估值,有比較既定的游戲規則。

  接受采訪的多位機構人士均表示,盈利與否目前已不是他們投資考慮的關鍵因素,價值投資才是當下的投資策略。“我們會關注企業本身的發展價值,盈利不是投資的關鍵因素。”華睿投資投資總監張若聰表示。而在杜坤看來,在追求超額收益的過程中,估值是一個相對概念,價值型投資追求的是找到同等條件下具有估值優勢的標的。

  一二級市場

  套利空間將收窄

  一級市場項目通過注冊制科創板IPO后,有望不會再因IPO的稀缺性而產生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的價差套利空間,其要求更多的一級股權投資機構真正回歸到價值投資的主線。

  與科創板一同走來的是注冊制,這一舉措的實施或將對一二級市場的投資價格帶來一些變化。“一級市場的投資價格中樞會下行,因為注冊制使上市不再像以前那么難了,企業發展態勢長期來看不會因為上市而被催熟。”張若聰表示。

  但也有投資機構感受到,科創板推出后,一些項目的價格因勢而起。“我們目前接觸到一些即將申報科創板的項目,他們的估值水平比去年甚至更早的時候有明顯提升。”周曉晨表示,據他觀察,無論是創業者對自身企業的估值和預期,還是投資機構,出資人對這些項目的預期,都有比較明顯的改變,估值在提升。

  事實上,降價還是提價,完全掌握在市場的博弈當中。因此在杜坤看來,目前市場還沒有形成估值基準,有些企業定價高,但也有許多企業會調低IPO估值,這在港股和美股都有很多先例。

  從二級市場的角度來看,企業上市之后價格的決定因素與未上市前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漲跌也存在很大的變數。“科創板新股定價主要看二級市場參與者的資金充裕程度和科創板新股的供應量,未來如果科創板投資標的少,二級市場可能會爆炒,但如果標的持續上市,而且速度比較快,二級市場估值就會回落。”杜坤表示,科創板的市場定價和調節機制是合理的,有助于克服過去經常見到的非理性情緒,使資本市場逐漸成熟。一級市場項目通過注冊制科創板IPO后,有望不會再因IPO的稀缺性而產生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的價差套利空間,其要求更多的一級股權投資機構真正回歸到價值投資的主線。

  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張奧平也認為,科創板及注冊制試點將減少一二級市場估值價差,企業成長性將成為VC/PE未來的核心盈利來源,促使投資機構專注公司基本面挖掘,有利于一級市場的發展與成熟,迎來真正的價值投資時代。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