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投資飾演“關鍵先生” 八成以上科創板公司擁有私募股東

  伴隨著科創板公司的上市在即,這一市場更多的隱形推動力正在浮出水面。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下稱中基協)獲悉,截至2019年5月底,在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系統提交上市申請的113家科技創新企業中,獲得私募股權投資的企業數量達到92家,占比達81.4%。

  出現這一現象的原因,和PE(私募股權)、VC(風險投資)為代表的股權類私募機構更加關注、涉足科創板定位的新興產業、高科技產業領域投資有關。

  7月4日,受訪人士坦言,承受較高風險的私募機構的資金與資源供給,對于培育科創板公司至關重要:一方面,部分科創企業早期需要巨大投入實現技術突破,而風險偏好更高的私募資本往往成為其資金來源,另一方面,私募資本所帶來的治理改善、資源鏈接也成為不少科創企業規模化發展的支撐。

  科創類私募肖像

  在已申報科創板上市的發行人中,私募股東的身影已遍布了12大行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中基協獲悉,目前私募股權基金所投資的科創板企業所處行業涵蓋原材料、資本品。汽車與汽車零部件、耐用消費與服裝、食品與主要用品零售、醫療器械與服務、醫藥生物、計算機運用、計算機及電子設備、半導體、電信業務、通信設備。

  統計顯示,最為集中的行業為計算機運用,共有20家,占比21.7%;其次為機械制造和環保設備、工程與服務為主的資本品,共19家,占比20.7%;計算機及電子設備、半導體、電信業務及通信設備行業共20家,合計占比21.7%。

  在涵蓋多數新興行業的同時,成功參與科創板擬上市企業投資的私募股權機構也達到了數百家之多。

  中基協統計顯示,523家在中基協登記的私募機構參與了目前科創板排隊企業的投資,平均每家管理人投資了1.2家科技創新企業;每家科技創新企業獲得了5.9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支持。

  雖然如此,但不同私募機構在該市場中也呈現出了兩極分化。

  其中,442家管理人投資的科創板擬上市企業不超過1家,而投資2家科創板擬上市企業的私募機構僅有61家,這意味著,投資3家及以上科創板公司的私募機構占比僅為3.82%。

  如此市場格局,與大部分私募股權機構的投入規模較小不無關聯。統計顯示,投資本金金額不超過1000萬元的管理人數量最多,達134家,占比達25.6%;相反投資本金大于1億元的管理人數量占比僅為14.7%,合計投資本金卻高達213.1億元,占比達61.6%。

  而在基金產品維度上,截至5月底投資科創板擬上市公司的私募股權基金達688只,562只基金規模不超過2.5億元,占比高達72.8%。

  不過私募股權在科創板企業中的長期投資比例仍然較低。數據顯示,上述在投私募基金平均投資期限約2.5年,平均投資期限不超過2年的基金產品共352只,占比45.6%,持有期在2至4年的基金產品319只,占比41.3%,更長期限的投資比例相對較低。

  此外,在參與科創板投資的私募股權基金中,民營資本扮演了重要角色——自然人及其所控制民營企業控股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共419家,占比達80.1%,而國有控股和外商控股的私募機構的數量占比則分別為10.1%和1.9%。

  雙維度服務產業發展

  私募機構在科創板的廣泛參與,與其關注并投資的新興產業定位與科創板重合度較高。

  在業內人士看來,部分新興技術行業存在早期投入大、回報周期長等特點,但缺少長期資金的注入,相關行業的發展速度則無法得到保證。

  “在很多符合科創板定位的垂直行業上,他們實現盈利可能還需要較長時間,尤其像半導體制造、生物醫藥這些技術和資金密集型行業。”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師指出,“既需要資金有抗風險能力,又需要有承受長周期投資的條件。”

  科創板及注冊制改革對于上市盈利要求的松綁,能夠縮短股權投資的回報周期,因此也被視為一種對私募機構進入科創行業進行投資的鼓勵措施。

  “比如生物醫藥行業,它的特征就是要經過多期臨床測試,這個周期可能會很長,但有意愿進行長期限投入的資本太少了,如果不能上市,創投資本無法退出,將難以吸引一些資金進入這些產業。”上海一家大型券商保代表示,“再比如半導體行業,很多國家半導體的早期發展都是依靠政府基金投入支持,因為投資大,動輒上百億,期限又長,很多設備的折舊要提6-8年,所以創投資本也不愿意碰。”

  “但科創板創設后,如果創新藥研發具有一定的硬技術實力,并且未來有廣闊的商業前景,可能過去需要7-8年的回報周期縮減為3-4年,這會讓整個產業有能力吸收更多的私募資金。”上述保代表示,“科創板的創設意義不止在于上市融資這件事本身,對于企業乃至行業早期投融資的間接影響也是很重要的。”

  除資金外,私募股權基金給科創企業帶來的治理、合作資源等方面的供給也不可忽視。

  “有些企業科創技術可能取得了一些突破,但是應用場景受到了限制,但很多大型私募機構形成了投資矩陣,許多被投資方之間的合作機會也被私募機構所鏈接、重組,這對于很多早期科創企業的成長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家排隊的科創板上市公司人士坦言。

  “還有就是戰略選擇層面,一些科創企業本身有很多想法,但投資它的管理人可能要為它做減法,做出更清晰的戰略發展判斷,并優化治理結構,滿足公眾公司和未來走向上市的標準。”該人士說。

  (編輯:李新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