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通開通這兩年:交易量創新高 外資“錯峰”搶購中國股債

  周艾琳

  [2019年7月3日,“債券通”正式開通兩周年。]

  [在中國開放股債市場的背景下,資金流入“錯峰效應”凸顯。例如,2019年2月至5月,滬深港通北向資金的凈買入量呈下跌趨勢,至5月降至-536.7億人民幣。但在這一時期,債券通的境外投資者凈買入量卻持續上行,并在5月創下歷史新高。可見,債券市場的擴大開放顯著抵減了股市資金流出對實體經濟的長期沖擊。]

  2019年7月3日,“債券通”正式開通兩周年。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5月共有108家境外機構投資者通過債券通渠道入市,交易量達1586億元,較上個月環比增長35.67%;5月境外投資者凈買入522.4億元人民幣,5月的月度、日均、單日交易量均創債券通上線以來新高。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開放股債市場的背景下,資金流入“錯峰效應”凸顯。例如,2019年2月至5月,滬深港通北向資金的凈買入量呈下跌趨勢,至5月降至-536.7億人民幣。但在這一時期,債券通的境外投資者凈買入量卻持續上行,并在5月創下歷史新高。可見,債券市場的擴大開放顯著抵減了股市資金流出對實體經濟的長期沖擊。

  隨著美債收益率不斷創下新低,中國債市的吸引力此時顯現出來。法國巴黎銀行環球市場部大中華區主管孫鴻志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債券通上線后,中國債市的投資者結構不斷優化,從全球頂級的資管機構擴大到專注亞洲及歐洲的資管機構,“我們觀察到越來越多的海外保險機構正在通過債券通進入債券市場(包括歐洲保險機構以及去年下半年開始集中流入的日資保險機構)”。他還提及,自今年4月中國債市加入國際指數以來,被動指數配置賬戶集中流入,并且呈現加速配置趨勢。

  全球投資機構進入中國債市

  7月3日,港交所主席史美倫在債券通公司舉辦的債券通論壇上表示,截至目前,債券通機構投資者數量為1038家,比去年翻了一倍,覆蓋29個國家和地區。隨著債券通業務不斷優化,日均交投量不斷增長,2017年債券通日均交易量為22億元,2018年增加到37億元,今年以來日均交易超過60億元,尤其今年6月日均交易量達到90億,6月12日,創了單日162億的歷史新高。今年5月底,境外機構累計持有中國銀行間市場債券的規模達到1.9萬億,同比去年翻了一番。

  “運行兩年來,中國債券市場開放步伐不斷加快,成功吸引了眾多歐美資管的關注。交易券種也從早年傾向持有到期的同業存單套息交易,到現在的以利率債配置和交易為主的轉變。”孫鴻志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他提及,國際投資者結構也呈現不斷優化的現象,有全球頂級的資管機構,也出現了此前專注于亞洲或歐洲的各類資管機構。

  今年4月以來,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BBGA),被動資金加速流入中國債市;5月后,隨著全球避險情緒升溫,加上中國債市的收益率仍相對具有吸引力,因此主動資金也加速流入。德銀固收策略分析師劉立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5月債券通的亮點包括:該機制下的投資及交易活動創歷史新高;新西蘭投資者首次加入債券通機制;該機制下美國投資者規模迅速擴大,賬戶數量占比為28%,已成為該機制下最大的投資者所在地。預計會有更多全球主要債券指數將在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度,將人民幣債券納入其中。

  除了上述因素,今年的經濟發展外部不確定性和全球經濟放緩等趨勢,也加速投資者配置債券,中國央行始終維持流動性的穩定偏寬松,因此這些條件也利多中國債券市場。

  此外,美聯儲即將開啟降息周期,歐日央行也有意維持或實行更為寬松的貨幣政策,“但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相對更為平衡,因此中美(以及其他G10國家)利差不斷走闊。以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為例,2019年最低點在33bp,隨即逐步走闊至120bp左右,中國國債的相對價值凸顯。”孫鴻志告訴記者。

  7月3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2016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至1.9719%,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報3.189%。

  外資“錯峰”搶購股債

  除了不斷增配人民幣債券的大趨勢,外資還出現“錯峰”配置中國股債的現象。

  數據顯示,2019年2月至5月,滬深港通北向資金的凈買入量一路下跌,至5月降至-536.7億元人民幣。但在這一時期,債券通的國際投資者凈買入量卻大幅增加,并在5月創下了522.4億人民幣的歷史新高,當月7~10年期債券占總交易量的比重較4月邊際提升約2.5個百分點。

  “即使出現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中國本身還是一直被投資者看多。投資者的行為,更多體現在對中國市場不同資產品類的判斷上,這不同于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面對外部沖擊時,出現資金從股市債市全面外流的情況。”孫鴻志對第一財經記者稱,預計未來,隨著人民幣資金成本不斷下行、美聯儲開始降息,中國股債市場可能同時出現凈流入。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在“錯峰效應”下,境外資本可能轉而通過債市等其他途徑進入中國境內市場,以相對安全地分享“增質”紅利,進而帶動相應市場的格局變化。

  摩根大通預計,中國債券被納入全球三大主要固定收益基準指數將帶來高達2500億到3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MSCI將A股的納入因子擴至20%后,預計也將吸引800億美元資金流入。

  外資期待中國債市改革更進一步

  目前,外資機構也期待中國債市加速改革,最為關鍵的無疑是與國際標準和一些最佳實踐樣本接軌。

  中國央行副行長、外管局局長潘功勝此前表示,外管局正研究優化境外投資者參與外匯對沖交易相關安排,將有效支持境外投資者的特殊結算周期需求,還將適時全面放開回購交易。同時,在債券市場互聯互通上,還將研究推出債券ETF等指數型產品、債券中央存管機構(CSD)互聯互通。

  孫鴻志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完善回購市場、對沖工具等仍是外資較為普遍的訴求。目前,境外投資者尚不能通過債券通參與境內回購市場,“如果開放,將進一步增加債市流動性。同時,還需要設計一套與國際上主流回購交易方式相似的模式,而非目前境內市場主流的質押式回購,目前質押券無法賣出且違約處置能力有待改善”。

  就對沖工具而言,也是外資的主要訴求,這有助于加強投資人的資金成本管理,有效對沖利率、匯率風險。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