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值得注意的是,6月18日首批過會的三家企業中,仍有微芯生物一家尚" />

科創板“少數派”企業注冊之路漫漫 政策未明特殊類型企業欲轉道

  進入7月,科創板注冊進度明顯提速。證監會在7月1、2、3日晚相繼通過了14家企業的注冊,截至目前通過注冊并進入發行階段的企業已達22家。

  但值得注意的是,6月18日首批過會的三家企業中,仍有微芯生物一家尚未獲得證監會注冊通過。而在目前安排上會及成功注冊的數十家企業中,也還沒有出現同股不同權、未盈利以及VIE架構等企業。

  對于企業而言,上市地選擇最重要的決定因素就是能否上市,在某些類型企業科創板上市預期不明確的情況下,相關公司也在盡快做出選擇。

  “目前科創板仍處在穩步設立階段,市場包容性的提升或要等到市場穩定運行一段時間之后。”7月3日,北京地區一家大型私募機構合伙人認為。

首階段仍謹慎

  部分市場人士對一些類型企業在科創板審核進度的預期,和監管層實際執行的節奏間有不小的差異。

  其中,微芯生物成為了這種預期差異討論的核心。申報材料顯示,微芯生物2016年度至2018年度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536萬元、1.1億元、1.4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39萬元、2590萬元、3127.62萬元。

  顯然,財務門檻并不是微芯生物的攔路虎,諸多市場觀點認為,目前微芯生物遲遲未能拿到證監會注冊批文的原因,是其對于研發費用的資本化處理。

  “在以往核準制的IPO審核時,證監會對研發費資本化還是費用化處理,雖然并未明確規定不得資本化,但對于扣除研發費用資本化因素后不滿足IPO的發行條件的,則一般被認為構成IPO的實質性障礙。所以絕大多數IPO企業,在申報期研發費用全部做費用化處理。”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認為。

  事實上,科創板對研發費用資本化有明確規定。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問答》中,專門設置了“發行人存在研發支出資本化情況的,信息披露有哪些要求?中介機構應當如何進行核查?”的章節。

  也正因此,市場普遍認為,如果信息披露得當,中介機構核查結果沒問題并出具相關意見的話,研發資本化問題或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歷史。

  記者查詢發現,獲得注冊通過的心脈醫療,其研發資本化問題在問詢階段也被重點關注。

  但與此同時,另外一家申報前將研發資本化處理成費用化的公司——先臨三維,自6月11日首輪問詢后,目前仍未公布第一輪問詢反饋的情況。

  “問題可能還在于監管層的尺度在何處,究竟是通過信息披露讓市場自行判斷還是替市場再做一輪判斷。不過,前期監管層求穩也是可以理解的。”北京地區一家中型券商投行業務條線負責人表示。

  除了微芯生物外,還有一些“少數派”企業的推進進度和市場預期有差距,例如體現了科創板諸多制度改革的企業,如同股不同權的優刻得,公司目前處在第四輪問詢回復階段。

  另外,未盈利生物科技企業、優質紅籌公司等市場所盼望的企業類型,在目前的申報企業中仍是少數中的少數,如采用第五套標準申報目前只有一家——澤璟生物。

  從財務數據和企業架構來看,目前通過上交所上市委審議及證監會注冊的企業絕大多數仍是傳統IPO意義下的合格企業,改變仍需要時間。

少數派企業欲轉道

  對眾多企業來說,上市地選擇很大程度上是結果導向,因此目前這些“少數派”企業上市地仍首選境外市場。

  杭州地區一家未盈利創新藥研發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因為投資機構的對賭,我們必須要在今年完成上市。就上市地而言,我們一直在港交所和科創板間搖擺,但從現在反饋的信息來看,對于我們這類型企業,科創板推進的速度可能不如預期,因此最終決定還是赴港上市。”

  而近期曾被視為科創板潛在明星企業的曠視科技,便被曝出或因同股不同權設置最終選擇赴港上市。

  今年上半年的數據也反映了一些企業對科創板設立的判斷。安永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香港市場六成左右宗數的新股來自中國內地,中國內地、香港及其他地區發行新股的占比分別為61%、24%、15%,而去年同期香港本地新股數量則超過了一半。 而美國方面,上半年共有16家中國公司在納斯達克和紐交所首發上市。

  科創板的設立對于境內企業上市地選擇并沒有造成很明顯的分流效應,仍有眾多企業赴港、赴美上市。

  對此,前述私募機構合伙人表示,目前上市地選擇呈多元化,要給予科創板時間來沉淀改革的積累:“科創板在2019年主要的任務還是開板開市,并不能奢求所有改革都在這一年內完成,但希望監管層可以保持正常的定力,相信各類型企業在一定案例積累后,數量會逐漸多起來。”

  (編輯:巫燕玲)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