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企業ABS業務正在逐漸分化,應收賬款類迅速擴展,占比已超30%。
 " />

上半年企業ABS分化加速: 供應鏈類占比超30%、CMBS新增156億元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Wind測算,2019年上半年,以“供應鏈”、“供應鏈金融”為名的應收賬款ABS發行1208億元,接近2018年全年水平。

  而且企業ABS業務正在逐漸分化,應收賬款類迅速擴展,占比已超30%。

  根據基金業協會按新口徑統計,截至5月末,企業ABS中應收賬款產品存續規模3847.07億元,占比27.42%;商業不動產抵押貸款(CMBS)規模1669.49億元,占比11.90%。

  總體來看,企業ABS市場正在兩極分化,除應收賬款、企業債權、保理、CMBS和REITs等企業ABS外,其余類別增速較慢,甚至規模有所下降。

應收賬款類ABS占比提升至30%

  今年上半年,企業應收賬款類、企業債權類、租賃類ABS增長較快。

  按照基金業協會口徑,截至2019年5月底,企業應收賬款產品存續規模3847.07億元,占總存續規模27.42%;融資租賃債權產品存續規模1505.66億元,占比10.73%。2018年,企業應收賬款類產品備案規模3695.28億元,同比增長211.70%;融資租賃類產品備案規模1086.79億元,同比增長19.63%。

  另外按照Wind統計,應收賬款類ABS從2017年末的近2000億元,增長到2019年6月末的近4600億元,占企業ABS的比重從17%提升到30%,為規模最大的企業ABS基礎資產類別。

  另一增長較快的企業ABS類別為企業債權,與應收賬款類ABS范圍較為一致。截至2019年6月末,企業債權ABS發行余額2075.63億元,上半年新增505.94億元;2018年企業債權ABS新增592.29億元。

  若從原始權益人看,企業ABS發行規模最大的是四大AMC之一的中國信達(1359.HK),上半年發行5筆、356.92億元,基礎資產均為企業債權。而在2018年,中國信達發行5筆、總額約450億元。

  所謂應收賬款類ABS,主要以供應鏈、應收賬款等形式存在,一般分期發行,每期規模在1億-20億元之間,資產類別包括貿易、貿易融資、購房尾款等。一位業內人士指出,企業ABS今年的一個重要發力點仍是房地產和國企、央企的應收賬款。

  其中,供應鏈為基礎資產的企業ABS增速最快。Wind數據統計,以“供應鏈”、“供應鏈金融”為名的應收賬款(小部分劃到保理融資債權類別)ABS在2019年上半年發行1208億元,已接近2018年全年的發行總額1302億元。不過,上半年購房尾款ABS發行金額68.65億元,而在2018年,購房尾款ABS發行規模370.78億元。

  應收賬款類ABS的潛力來自兩方面:一是,企業應收賬款新增較快。今年上半年,企業應收賬款增速反超利潤增速。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9年5月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16.30萬億元,同比增長4.5%;同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2.38萬億元,同比下降2.3%。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平均回收期為54.9天,同比增加1.4天。此前2016-2018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應收賬款增速分別為9.6%、8.5%、8.6%,同期利潤增速分別為8.5%、21%、10.3%。

  二是,房地產需求較大。2018年,房地產開發企業到位資金16.60萬億元,同比增長6.40%。其中,國內貸款同比下降4.90%,自籌資金同比增長9.70%,主要系房企發債及資產證券化規模增長所致。

地產類ABS增速較快

  上半年,與房地產相關的ABS類別均增長較快。

  其中,商業房地產抵押貸款類ABS(簡稱CMBS)截至6月末余額1181.42億元,上半年新增了155.84億元;2018年,CMBS規模新增360.87億元。

  另外,不動產投資信托(簡稱REITs)截至6月末余額786.89億元,上半年新增61.99億元;2018年,REITs規模大幅增加,新增195.64億元。

  租賃租金ABS截至6月末余額1581.04億元,此類ABS在2018年新增220.23億元,但在2019年上半年減少22.20億元。

  今年4月19日,證監會發布資產證券化的監管問答,電影票款、不具有壟斷性和排他性的入園憑證等未來經營性收入,物業服務費、缺乏實質抵押品的商業物業租金,不得作為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基礎資產現金流來源。

  不過,2019年上半年,數家商業保理公司作為原始權益人異軍突起。例如,深圳前海聯捷商業保理發行47單、304.42億元企業ABS;前海一方恒融商業保理發行34單、211.52億元企業ABS;前海一方商業保理發行13單、147.96億元企業ABS;柏霖商業保理發行15單、120.06億元企業ABS。

  截至2019年6月末,保理ABS發行余額539.12億元,比上年末新增102.22億元;2018年,保理ABS發行新增308.71億元。

  穿透來看,保理ABS背后的底層資產包括數種:一是京東金融、蘇寧等通過旗下上海邦匯商業保理、蘇寧商業保理等發行保理類ABS;上述發行企業ABS規模最大的聯捷商業保理為騰訊公司投資的聯易融的子公司;另一種是房地產背景的商業保理發行ABS融資,如前海一方商業保理實際投資方恒榮控股為房地產開發商。

其他ABS類別增速較慢

  2019年上半年,除上述應收賬款、企業債權、保理、CMBS和REITs等企業ABS外,其余企業ABS類別增速較慢,甚至規模有所下降。

  其中,信托受益權、保單貸款、基礎設施收費、棚改/保障房、股票質押回購債權、BT回購款等為基礎資產的ABS在去年負增長的基礎上,2019年上半年基本持平或小幅增長。

  門票收入、住房公積金貸款、委托貸款、PPP項目、航空票款、租賃租金、小額貸款等為基礎資產的ABS規模出現下降。

  以小貸為基礎資產的ABS,2018年規模大幅減少1026.38億元,2019年上半年繼續減少385.44億元。作為小貸ABS發行“大戶”的螞蟻金服旗下螞蟻小微小貸上半年發行ABS共120只、286億元。而在2018年,螞蟻小微小貸、螞蟻商誠小貸發行ABS分別達1169億元、555億元。

  對于業內較為關注的PPP項目ABS,證監會在今年4月的監管問答中明確,基礎設施收費等未來經營收入類資產證券化產品,其現金流應當來源于特定原始權益人基于PPP項目、國家政策鼓勵的行業及領域的基礎設施運營維護,或者來自從事具備特許經營或排他性質的燃氣、供電、供水、供熱、污水及垃圾處理等市政設施,公路、鐵路、機場等交通設施,教育、健康養老等公共服務所形成的債權或者其他權利。

  截至2019年6月末,PPP項目ABS余額為83.67億元,上半年小幅新增1.92億元。PPP模式已成為市政基建的主要手段之一,底層資產涉及學校學費收入、停車場收費權和政府可行性缺口補助、供熱收費收益權、污水處理收費收益權、隧道專營權合同收益、環城大道經營權收入等。

  (編輯:馬春園)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