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永盛案”對于華寶證券而言,可謂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公開報道顯示,2014~2015年,華寶證券曾卷入“劉永盛案”理財產品兌付風波,雖然華寶證券稱自己沒有任何" />

“劉永盛案”非法集資近6億 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每經記者 陳晨    每經編輯 何劍嶺    

  “劉永盛案”對于華寶證券而言,可謂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公開報道顯示,2014~2015年,華寶證券曾卷入“劉永盛案”理財產品兌付風波,雖然華寶證券稱自己沒有任何過錯,系員工個人行為,但現有公開裁判文書顯示,“劉永盛案”中華寶證券敗訴。

  在華寶證券與投資者較量后敗下陣來后,華寶證券又將目光放到了案件的另一個當事人身上,即民生銀行上海黃浦支行,這二者到底有什么樣的糾紛呢?

  至案發尚未開展兌付

  7月1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的華寶證券財產賠償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顯示,上訴人華寶證券(原審原告)、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原審被告),因追償權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2018)滬0101民初499號民事判決,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上訴。

  據了解,劉永盛系華寶證券機構業務二部總經理,李杰系華寶證券機構業務二部員工,張偉系民生銀行黃浦支行營銷部經理。2012年5月至2013年10月,劉永盛伙同李杰、張偉為牟利,以高額年息回報為誘餌,利用證券公司、銀行工作人員身份,招攬不特定社會公眾233人(合并一人多投情況)簽訂有限合伙認購協議,為周劍云、成清波、應泓、甘永德等個人及企業非法募集本金576850000元。

  2013年3月,劉永盛與江蘇中盟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內蒙古鑫源礦業開發冶煉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源公司)董事長應泓約定,由劉永盛為鑫源公司募集資金,應泓承諾按募集資金額的15.5%支付劉永盛財務顧問費。

  于是,2013年4月起,劉永盛以投資海南博鰲醫療基金、上海市徐匯區尚海灣房產等項目為名,以承諾9%~10%的年回報率為誘餌,通過劉永盛及李杰、張偉等人以銀行、證券公司工作人員身份,在華寶證券、民生銀行黃浦支行等工作地點,對外招攬投資人簽訂相應的認購合同,認購上海悠漣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份額,至2013年10月,共計向56人募集資金160070000元,所募資金進入上海悠漣投資相關賬戶后,被應泓轉至多家公司賬戶,由其支配使用,至案發尚未開展兌付。

  其中,投資人魏世汀就是受害者之一。2013年某日,魏世汀至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工作場所,經張偉推薦,魏世汀作為有限合伙人在《合伙協議》上簽字。該協議載明,上海鑫泰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作為普通合伙人,發起設立有限合伙,資金投資于上海市徐匯區尚海灣二期項目。

  兩家機構提起上訴

  據了解,2013年5月3日,魏世汀作為認購人在《認購書》上簽字,該認購書載明:魏世汀認購金額為710萬元。此后,魏世汀分兩次將款項共計1000萬元匯入上海悠漣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在民生銀行上海廣場支行開立的賬戶。

  工商登記“上海悠漣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北京一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一江公司),股東為北京一江公司和應泓,應泓為北京一江公司的控制股東。經刑事判決認定,前述《合伙協議》《認購書》等均為劉永盛、張偉等人非法偽造。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顯示,判決華寶證券、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對魏世汀本金損失1368萬元負連帶賠償責任。

  但是對于這一判罰華寶證券并不認同,請求上訴。華寶證券稱自身沒有任何過錯,劉永盛和張偉共同偽造投資項目,并不等于劉永盛參與了吸收受害人魏世汀存款的犯罪活動。因劉永盛、張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活動,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受到的行政處罰嚴厲程度遠大于華寶證券受到的行政監管措施。因此,應由民生銀行黃浦支行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另外,民生銀行黃埔支行也提起上訴,請求改判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向華寶證券支付140.47萬元(原為702.35萬元)。理由是:從雙方員工介入程度分析,劉永盛是刑事案件的主犯,策劃、組織、實施了犯罪活動,張偉沒有參與虛構理財產品,只是由于輕信劉永盛,受劉永盛委托向投資者推介了虛假理財產品。從單位介入程度分析,華寶證券收取了服務費,委托劉永盛提供服務,華寶證券自身涉入了侵權,而民生銀行沒有以任何名義涉入。華寶證券從侵權行為中獲得了巨額利益,而民生銀行沒有獲得任何利益,反而遭受了客戶及資金流失等損失。

  對于二者上述理由,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華寶證券和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在共同侵權中的內部責任分擔。生效刑事判決認定,華寶證券的員工劉永盛、李杰和民生銀行黃浦支行的員工張偉構成共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生效民事判決認定,華寶證券和民生銀行黃浦支行應對受害人魏世汀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二審法院還表示,魏世汀的損失是劉永盛等人互相配合造成的,而劉永盛等人之所以能夠順利實施不法行為并造成嚴重后果,是由于華寶證券和民生銀行黃浦支行都沒有有效地進行內部管控,雙方對各自員工監管不力的過錯程度相當,難以區分大小,故一審判令華寶證券和民生銀行黃浦支行平均承擔責任并無不妥。綜上,原判并無不當,可以維持。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