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之劫: “黑天鵝”背后新城控股膨脹史與資產帝國

  新城漩渦

  7月3日下午,上海公安方面回應稱,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某涉嫌猥褻女童屬實。由此,新城控股被推上輿論漩渦。在公眾譴責背后,這個業界“黑馬”的膨脹史也吸引大眾目光,年銷售額從121億元奔向2210億,凈負債率卻保持在較低的水平。市場對新城控股的諸多財務問題也產生了質疑。目前,王振華之子王曉松被全票選舉為董事長。除了應對市場質疑,王曉松需要直面的是公司經營現金流問題。

  7月4日,陽光略顯黯淡。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388弄6號,新城控股大廈A座大堂,不斷有員工進出,也有不少人在大堂徘徊。平靜的表面看似與一般寫字樓無異,但海平面之下早已波濤洶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注意到,與以往不同的是,來訪的客戶需要相應的工作人員下來接應。

  這場洶涌的風波來自7月3日晚間,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發布的一則警情通報。該警報稱,確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褻兒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其中,王某某即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新城發展控股有限公司創辦人王振華。事發前,王振華擔任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就在上海警方通報后,新城控股隨即發布公告,宣布已于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振華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新城控股緊急召開董事會,新城控股董事兼總裁、王振華之子王曉松被全票選舉為董事長。事發后,新城悅發布聲明稱,其董事會認為“有關王先生之刑事拘留與本集團之經營無關,且本集團經營保持正常”。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新城控股近年年報發現,其規模膨脹過程堪稱迅猛,實屬業界一匹狂奔的“黑馬”。2012年11月,新城發展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當年銷售額僅有121億元;2015年12月,新城控股通過換股吸收合并江蘇新城A股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成為第一家B股重組為A股的房地產公司。2018年11月,王振華控制的新城悅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

  新城控股的“黑天鵝”

  新城控股的這場“黑天鵝”來勢兇猛。

  事件發生后,7月3日晚間,新城控股發出公告,稱選舉公司董事兼總裁王曉松先生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任期與第二屆董事會任期相同。根據《公司章程》規定,王曉松先生將行使法定代表人職權,簽署董事會重要合同、重要文件及其他應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簽署的其他文件。而王振華將繼續擔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職務。

  新城控股迅速切割、更換董事長的舉動也未能扭轉股價下行。7月4日,新城控股股票開盤即跌停。報每股38.42元,封單達280余萬手。按照22.6億股計算,市值直降96.502億元。港股方面,新城悅跌幅一度達到20%,近兩日市值已蒸發超200億元人民幣。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重倉新城系股票的機構多達135只基金,牽涉到44家基金公司,合計持倉股數高達8949.68萬股,占流通股比3.72%,持股總市值3687756.51萬元,持股市值占基金凈值比5.51%,持股市值占基金股票投資市值比7.50%。

  這場事故引發的“黑天鵝”短期之下恐難平息。一個令人擔憂的風險是,王振華控制下的富域發展集團及常州德潤咨詢管理有限公司累計質押新城控股7.71億股,占新城控股流通股比例為34.35%。目前,富域發展集團持有新城控股13.78萬股,其中質押比例為51.25%;常州德潤持有新城控股1.38億股,質押比例為47.31%。

  此次“黑天鵝”事件無疑對新上任的王振華之子王曉松董事長是一件極大的考驗。1987年12月出生的王曉松,2009年7月畢業于南京大學環境科學專業,本科學歷。其個人履歷相對簡單:2009年8月,進入新城B股工作,任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師;2010年4月,任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經理;2013年2月,接任呂小平擔任新城地產股份有限公司總裁;2018年8月,擔任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2019年7月,擔任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董事長。

  公眾對于王曉松的認知,始于2015年,王曉松開始介入新城新業務板塊。時任新城控股旗下新城地產總裁的王曉松出現在新城控股社區O2O產品“新橙社”APP的發布會上。王曉松由此進入新城商業體系,彼時,他對媒體透露,新城控股旗下體驗式商業旗艦品牌“吾悅”系發展將全面提速。

  目前新城控股面臨的經營風險,也就是王曉松要面對的公司經營現金流問題,主要來自于上述股價下跌之后,股權質押帶出的抵押物增加。新城控股業內證券人士表示,被質押股票一旦觸及平倉線,被質押人不能追加抵押物,質押股票有被強制平倉的風險。原董事長王振華刑拘受刑導致的股價滑坡,將會影響到新城控股的股權質押,從而引發債務的連鎖反應。

  神奇的膨脹史

  查閱王振華和新城控股發展史,也無不讓人驚嘆。1962年出生的王振華曾在江蘇常州市武進第一棉紡廠當過五年半車間主任。但隨著其勇猛下海創業,王振華僅借助不足100萬啟動資金,最終親手打造了龐大的資產帝國。

  天眼查數據顯示,與王振華相關的公司多達194家,由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為56家,擔任股東的9家,擔任高管的共185家,其中有三家由其100%控股。其中最有名的關聯企業為兩家上市公司A股上市的新城控股和港股上市的新城悅。2018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中,王振華以170.4億元資產排在第108位。

  王振華在新城控股內部極力推崇“駱駝文化”。他希望公司在“面臨復雜的市場形勢和不確定性,如同駱駝進入了沙漠,抓住一切機會,做到極致”。諷刺的是,奉行“駱駝精神”的王振華高調張揚,接受媒體采訪時總喜歡將慈善和社會責任掛在嘴邊。他在媒體上曾表示,“做好了企業,就可增加就業、多納稅、多投入慈善事業。”

  王振華實際控制之下的新城控股發展也發展迅猛。新城控股歷年年報顯示,2015-2016年,公司住宅地產開發的業務范圍主要集中于上海、南京、蘇州、杭州、常州等長三角區域;2017年,公司戰略性進駐成都、重慶、西安、鄭州等二線城市;2018年,公司已基本完成全國重點城市群及重點城市的布局,截至報告期末,已進入全國98個大中型城市,未來將在全國范圍內逐步完成對供需關系較為均衡、人口吸附能力較強的高能級城市的布局。

  然而,新城控股光鮮業績的吊詭之處在于,其規模迅速擴大的同時,凈負債率卻保持在較低的水平。新城控股2015-2018年銷售額分別為319億元、650億元、1265億元、2210億元,相比之下,凈負債率從2015年末的43%上升到2016年、2017年的80%左右,2018年中一度突破100.4%,隨后下降至2018年末的49.21%。

  對比同行,2015年銷售額與之不相上下的分別是榮盛發展和泰禾集團。榮盛發展的凈負債率為87.9%,而在2016年、2017年,榮盛發展的凈負債率分別為125.2%、123.7%;泰禾集團如今則是地產這個高負債行業的典型樣本。截至目前,泰禾集團凈負債率在房地產上市企業中排名第一。

  不過,新城控股過于亮眼的成績也引起上海交易所的注意,今年4月2日,上交所要求公司在利潤情況(投資性房地產公允價值變動收益等)、資金往來情況(關聯方、合作方的應收應付款項增長較快等)、現金流與貨幣資金(貨幣資金余額與長期借款、短款借款同時較快增長)、房地產開發業務等四大項,16小項問題作進一步披露。第二天,新城控股的股價大幅低開后一路走低,并最終收跌5.7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注意到一個現象,據企查查數據顯示,與王振華關聯的風險有3827條,風險多半涉及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信用卡糾紛導致的起訴,有一家公司當前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

  (編輯:包芳鳴)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