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供給側改革成效已顯 更多開放措施在路上

  杜川

  安邦集團、包商銀行的處置工作進展如何?今年以來,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出臺了哪些新措施,取得了哪些進展?緩解小微民企融資難是否存在大行“掐尖”現象?低利率貸款是否可持續?外部不確定性因素是否會影響金融市場進一步擴大開放?

  在國新辦7月4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梁濤,首席風險官、新聞發言人肖遠企,首席檢查官楊麗平就上述熱點問題作回應。

  周亮在會上表示,當下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質效得到持續提升、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取得積極進展、金融業改革開放邁出新步伐。下一步,將持續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深化金融改革開放,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

  強監管升溫

  作為近兩年金融業大事件,安邦集團、包商銀行被接管,備受市場關注。在當天新聞發布會上,周亮、梁濤分別對包商銀行、安邦集團的風險處置情況做出了回應。

  梁濤表示,通過保穩定、瘦身、糾偏、推動重組等監管措施,安邦集團的風險處置工作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效。“原來安邦主要是發行了一些中短期理財型產品,現在通過采取措施,持續降低中短期理財型產品的規模和占比。到今年年底,預計占比不會超過15%,推動公司全面回歸保險主業。”

  近年來,由于多種原因,我國金融機構出現了盲目擴張和公司治理亂象。例如,公司治理薄弱、違規資金運用、產品創新不當、銷售誤導、財務業務數據不真實等。

  “部分經營機構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一些突出問題主要表現為:股權關系不透明、不規范,比如股權代持的問題;關聯交易管理粗放,存在利益輸送問題;發展戰略盲目追求粗放擴張,內部管控與發展速度不相匹配等。”梁濤稱。

  自去年3月底銀保監會成立以來,重視公司治理工作,強監管的態度也在明顯升溫。據了解“三定方案”出臺以后,銀保監會專門設立了公司治理監管部,統籌銀行和保險業的公司治理監管工作。通過補齊制度短板、加強檢查評估、強化問責,持續推動銀行保險業提升公司治理的合規性和有效性。在監管實踐中分類施策,對不同的機構實施差異化監管。

  持續的整治取得了明顯效果,制度短板得到有效彌補。2018年以來,銀保監會修訂出臺規章和規范性文件20多項。部分制度滯后、缺位、交叉重疊和相互沖突等問題得到有效解決,公司治理、資金運用、產品管理、消費者權益保護、監管能力自身建設等重點領域的制度體系進一步健全和完善。

  包商銀行方面,周亮回應表示,包商銀行的各項業務已經完全恢復正常,而市場上個別中小金融機構的短期流動性困難,在采取了措施后,風險已經得到化解,現在市場是非常平穩的。

  “中小金融機構是我國金融業重要組成部分,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要加強和支持的重點就是要發展這一類中小金融機構。”周亮稱。

  梁濤表示,下一步,銀保監會將以提升銀行業和保險業機構公司治理的有效性為核心,持續加強公司治理監管。

  一是,進一步彌補公司治理監管制度的短板,完善銀行保險業公司治理的監管制度體系,在公司治理的機制、股權管理、交易管理方面補齊制度短板;二是,開展銀行保險業機構公司治理的評價,針對發現的問題進行整改落實;三是,推動公司治理監管的信息化系統建設,提升公司治理監管信息化水平和科技化水平。

  “我們還要進一步深化改革,使這些中小金融機構回歸本源、下沉服務,更多地聚焦當地、聚焦社區,服務好小微、‘三農’,明晰市場定位,強化內部管控、公司治理,這樣才有利于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的質效。”周亮表示。

  更多開放措施在路上

  而作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部分,中國金融業正在加快開放進程。

  去年4月,銀保監會推出了15項擴大開放措施,今年5月,金融業改革開放又邁出新步伐,推出12項擴大開放措施。在夏季達沃斯論壇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論壇發表演講時指出,將原來規定的2021年取消證券、期貨、壽險外資股比限制提前到2020年。進一步向世界展示了我國不斷開放的決心和行動。

  對于金融對外開放促進金融改革發展,國務院發展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對第一財經表示:“外資保險公司不僅提供產品與服務,促進了市場競爭,而且也帶來了關于保險經營的基本常識以及國外保險經營的慣例,有助于中國保險業形成改革共識,從而促進我國保險市場的改革。”

  而由于中美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因素,也引發了關于“外部不確定性因素是否會影響中國對境外金融機構入華的立場和審批節奏”的擔憂。

  在新聞發布會上,肖遠企對此表示,這一問題也是銀保監會非常關注的內容,并正在采取相應的措施,“我們長期認為,一個開放的、活躍度高的金融市場是有利于防控風險,有利于提供多樣化的產品和結構,也有利于提高整個金融市場效率。”他強調,銀行保險業對外開放整體上不受外部因素左右,主要還是根據行業自身發展的需要,根據防控風險和對外開放整體的需要。

  “今后,我們還將根據需要,陸續推出更多的開放措施。”肖遠企表示,在對外開放方面,尤其歡迎那些有專業專長、在細分市場有特殊產品和管理經驗的外資機構進來。

  大行是否存在“掐尖”現象?

  金融支持民營、小微企業與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密切相關。為激發民營經濟的活力和創造力,一系列政策接連落地。

  根據上述發布會釋放的信息來看,深化民營、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包括信貸增量擴面、融資成本降低、完善“敢貸愿貸”機制、提升“能貸會貸”能力等。

  數據顯示,截至5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為10.25萬億元,較年初增長9.55%,比各項貸款增速高了3.61個百分點;從戶數情況來看,有貸款余額戶數是1928萬戶,較年初增加205萬戶。

  盡管銀行積極響應增加投放、下調利率,但大型、中小民企以及小微企業的融資遭遇,卻出現冰火兩重天的局面。大型銀行在做小微金融時發力較猛,但對中小銀行的客戶產生了一種“掐尖”效應。

  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對第一財經表示,“掐尖”效應的存在,一方面是因為大型銀行風控相對嚴格,另一方面是因為大型銀行的吸存成本更低,能夠以更低的成本服務更為優質的小微企業,“但我們也需要認識到,這種現象并不一定滿足真正需要資金的弱勢小微群體的資金需求。”

  楊麗平在發布會上表示,“不可否認,大型銀行和中小銀行在小微企業客戶上肯定會有一些重疊。但通過大行發揮鯰魚效應,能夠帶動市場的活躍程度,也可以促進小微企業客戶群體下沉,把小微企業市場服務的蛋糕做大。”

  楊麗平表示,下一步,銀保監會將繼續指導大中小銀行發揮好各自的特長和優勢,形成優勢互補、良性競爭的差異化服務格局。

  而另一備受關注的問題,則是“利率明顯降低后,大型銀行發放小微企業貸款是否可持續”。

  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五家大型商業銀行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為4.79%,較去年全年平均水平又下降了0.65個百分點。

  陳文對記者表示,普惠金融一是要服務弱勢群體,二是要確保商業可持續性。獲取較低基準貸款利率的群體一定不是主流的弱勢小微企業。“當下,需要銀行真正優化小微業務的考核標準,推動小微業務的市場化定價水平,不斷優化風控、降低小微業務運營成本,持續降低小微企業融資利率。”陳文認為,對于監管而言,需要推動服務小微的多層次金融市場建設,并不是要靠單一的銀行體系來服務小微。各地政府主導搭建小微企業綜合金融服務平臺的實踐,具有一定的探索價值。

  (第一財經實習記者李曉萌對本文亦有貢獻)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