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金融業開放再提速 新一波舉措待落地

  證券時報記者 孫璐璐

  金融業對外開放進程再次按下“加速鍵”。7月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出席2019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并發表特別致辭時表示,中國將堅定不移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致力于發展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我們將深化制造業開放,深化金融等現代服務業開放,穩步推進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和資本項目可兌換,進一步自主降低關稅總水平,完善對外開放法律法規體系,更大力度保護知識產權。中國對外商投資的開放度、透明度、可預期性會越來越高,整體投資環境會越來越好。

  業內分析指出,金融業對外開放利于增加有效金融供給,優化資源配置效率,更好地滿足實體經濟差異化、個性化的金融服務需求;并促進制度規則的建立健全,完善金融制度供給。金融業開放的深化,將對國際資本產生持續而強勁的吸引力,促進跨境資金的持續凈流入。

  金融業對外開放全面開花

  去年以來,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駛入快車道,銀行業、保險業、證券業等多個子領域在對外開放方面“全面開花”。

  從去年4月央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宣布了總計11項金融開放措施和時間表,到銀保監會同時期公布15條銀行業保險業對外開放舉措,再到今年5月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透露近期擬推出12條銀行業保險業對外開放新舉措,以及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6月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宣布進一步擴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9項政策措施,金融管理部門本著“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的原則,持續推動金融業對外開放亮真招,出實招。

  目前,我國在外資金融機構市場準入、股東資質、業務范圍、牌照數量、持股比例等多方面持續“松綁”,努力構建內外資公平一致的市場環境。在銀行業保險業領域,繼2018年批準7家外資銀行和保險法人機構設立申請后,銀保監會近期又批準多項市場準入和經營地域拓展申請,包括中英合資恒安標準人壽保險有限公司籌建首家外資養老保險公司恒安標準養老保險有限責任公司、美國安達集團增持華泰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德國安聯籌建安聯(中國)保險控股有限公司、香港友邦保險公司參與跨京津冀區域保險經營試點等。2019年以來,銀保監會還批準了近十余項外資銀行和保險機構籌建省級分支機構申請。此外,截至3月底,批準外資銀行、保險機構增加注冊資本或營運資金共計108.72億元。

  證券業對外開放的成果同樣喜人。大幅放寬證券基金期貨行業外資股比限制的政策落地實施,已有3家外資控股證券公司獲批設;滬深港通機制持續優化,國際知名指數不斷提高A股納入比例,大幅提升QFII/RQFII總額度,境外機構投資者持續增加對A股的配置,多家國際知名財富管理機構登記成為外商獨資私募基金管理人,中日ETF互通產品正陸續落地;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上市一年多來,境外投資者開戶數穩步增加,鐵礦石期貨、PTA期貨境外參與者穩步增加。

  在債券市場,中國債券今年4月起正式納入國際三大主要債券指數之一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富時羅素公司預計將于今年9月正式對外公布是否將中國債券納入富時世界國債指數。國際三大評級公司之一的標普公司正式獲準進入中國開展信用評級業務。

  我國金融業持續推進的對外開放,吸引著外資源源不斷地流入中國,參與國內經濟的發展。根據國家外匯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順差488億美元,跨境資本持續凈流入。中債登的數據則顯示,5月末境外機構債券托管余額超1.6萬億元,連續6個月增持,并創年內單月最大增持規模。

  種種數據表明,投資中國對外資來說始終具有較強吸引力。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認為,當前中國經濟和金融體系正在形成紅利共振,未來20年間有望對國際資本產生持續而強勁的吸引力。金融市場的多層次建設和多渠道開放,將增強對外部風險的抵御能力。中國金融體系的穩步改革,將在未來形成顯著的“穩定器”作用。

  新一波金融業

  開放舉措待落地

  金融業被普遍看作是競爭性服務行業,競爭性行業深化改革開放,將利于提高資源配置的效率和市場競爭力。易綱就曾表示,過去中國開放的經驗表明,凡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領域,競爭力都變得更強,提供的服務也更優質,而未開放的領域效率相對要低一些。所以金融業開放對中國是有利的,對中國人民尤其有利,這將允許內資外資金融機構在華競爭,提供更好的服務,從而提高金融市場的效率。

  在上述已經完成和正在進行的金融業開放舉措基礎上,還有一波新的開放舉措值得期待。今年5月初,郭樹清公布了銀保監會擬推出的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銀保監會近日還特別“點名”歡迎信用評級、財富管理、專業保理、消費金融、養老保險、健康保險六類具有特色和專長的外資機構進入中國。

  資本市場也將有9項進一步對外開放舉措出臺,包括推動修訂QFII/RQFII制度規則;允許合資證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境外股東實現“一參一控”;合理設置綜合類證券公司控股股東的凈資產要求;放寬外資銀行在華從事證券投資基金托管業務的準入限制;全面推開H股“全流通”改革;持續加大期貨市場開放力度,擴大特定品種范圍;放開外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產品參與港股通交易的限制;擴大交易所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研究制定交易所熊貓債管理辦法。

  不過,在強調金融業擴大開放的同時,監管能力和強度也要進一步增強。中國黃金集團首席經濟學家萬喆認為,從政治安全的角度看,需要樹立總體的金融安全觀,使政治穩定有一個基礎性的保證。中國金融業的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勢在必行,但不能盲目地進行改革開放,否則容易引發經濟危機,拉美地區、日本和俄羅斯在過去的金融業對外開放過程中都出現過類似問題。因此,我國金融改革開放(包括匯率改革、利率改革、資本市場改革等)必須要有合理次序。

  郭樹清近期也強調,金融管理部門今后將更加注重專業性、審慎性、穩定性,建立和完善以資本、償付能力、流動性、資產分類、公司治理、內部控制、市場聲譽、合規記錄、過往業績等為主要內容的全面風險監管體系。同時,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和行為監管,通過現場檢查和非現場監管等手段揭示風險,發現問題,采取措施予以糾正。對于嚴重違法違規、不審慎經營的機構,將依法予以嚴懲直至市場退出。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