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曾剛:聚合模式的創新有效降低了發展普惠金融的成本

  近日,“2019普惠金融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辦,由人民銀行、新華通訊社和銀保監會作為指導單位,聯合中國建設銀行、新華社經濟參考報社、中國經濟信息社和平安普惠等共同舉辦。本次論壇的主題為“供給創新·聚合發展”,以探討普惠金融領域的前沿問題和未來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會上還發布了《普惠信貸聚合模式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指出,普惠金融服務的客戶群體具有金融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廣泛且分散、風險復雜且識別成本高、金融素養和互聯網接受及運用程度參差不齊等特點,而單一的金融機構在普惠信貸業務開展中,存在獲客渠道單薄、自有數據風控效果不理想、風險自擔情況下風險過于集中、資金供給受限從而影響規模成長等諸多問題。

  這樣的難點如何解決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需要我們重構原來的模式,如果一直延續原來的模式,靠大的金融機構自身,我想它有一些邊界的問題是很難從根本上予以克服的。但如果把這個流程進行一個拆分,進行專業化的分工,然后進行重新的組合,那么利用各自主體的專業化能力,在各個方面形成它專業化的優勢去降低成本的話,在成本上有可能會達到1+1小于1的結果。”

  普惠口徑小微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1.79%

  所謂普惠金融,就是立足機會平等要求和商業可持續原則,以可負擔的成本為有金融服務需求的社會各階層和群體提供適當、有效的金融服務。小微企業、農民、城鎮低收入人群、貧困人群和殘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體是當前我國普惠金融重點服務對象。其中,普惠信貸作為普惠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就是要為上述普惠金融群體提供信貸服務。

  近年來,人民銀行通過定向降準、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再貸款等方式向金融機構提供優惠利率的長期資金,引導金融機構積極向小微企業傳導政策紅利。曾剛表示,“我國普惠金融的擴展速度是非常驚人的,整體的覆蓋水平在全世界的發展中國家來講已經處于較高水平。其中,銀行業無論是相關貸款的規模,還是普惠服務網點的開設,速度都非常快。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政策層面上的引導和支持;另外一方面是機構本身的訴求。”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余額13.39萬億元,同比增長13.8%,增速比上年末高5.3個百分點;全年增加1.62萬億元,同比多增6958億元;普惠口徑小微貸款余額9.36萬億元,同比增長21.79%,比各項貸款增速高出9.2個百分點。普惠口徑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1723.23萬戶,比年初增加455.07萬戶;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有所下降,2018年四季度銀行業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為7.02%,較當年一季度下降0.8個百分點。

  值得一提的是,銀行在發展普惠金融方面,仍然面臨著成本的約束。曾剛指出,“銀行傳統普惠業務的前端獲客常常采用掃街模式,也就是人海戰術。這種模式的實踐非常有效,但效率也是非常有限的。對于本地的客戶,銀行要做各種信息的評估,利用鄉土人情進行風險控制,這是有效果的。客戶增多的時候這樣做會產生非常大的成本,從這個角度來講,運營成本是很難降下來。第二,對于線下小微的服務模式,風控還是依賴于人和人之間、熟人社會的關系,這種風險控制手段確實比較傳統。”

  曾剛表示,從獲客到風控再到增信環節、資金環節,以往是銀行全部自己一個個做完,增信有抵押做抵押。但是銀行除了資金成本之外,其他方面都是沒有優勢的,而且物理覆蓋是有邊界的。而聚合模式是獲客、風控、增信和資金四個節點原來由一個機構完成的,轉化為各種專業機構來完成,就會觸達更多的獲客,同時單位成本會極大地降低,更加有效率。

  科技為發展為聚合模式提供了可能性

  從實踐來看,聚合模式的成效在小微信貸領域得到驗證。截至2018年,平安普惠已累計為超過1000萬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務,業務覆蓋全國300多個城市,三線及以下城市業務占比超過30%。管理余額中,小微企業業務占比達50%。在2019年一季度的新增業務中,約60% 的借款人在通過平安普惠申請借款時未從銀行獲得經營類或消費類貸款。

  普惠信貸的聚合模式以專業化分工的方式突破普惠信貸進一步增量、擴面的過程中遇到的諸多瓶頸。在聚合模式中,普惠信貸業務鏈的每個業務節點可以由多種類機構提供差異化的專業服務。通過對這些機構的聚合,擴展了普惠信貸業務的觸達面,降低了業務風險和服務成本,推動了融資成本的下行。曾剛表示,“大家都看得到問題所在,原來就是解決不了。現在有了新的技術之后,核心的問題還是風險問題。雖然不能讓風險消失,但是可以對風險進行更好的管理。這是普惠金融發展的一個主要方向。”

  在聚合過程中,平臺自身及合作伙伴、供需雙方都獲得了價值,凸顯了商業價值與社會價值的兼容。曾剛認為,“未來來看,開放、合作會成為一個內在的需要。不能說機構大了有錢什么都能干,還是有它觸達不到的地方。作為商業化機構來講,有一個投入和回報的問題。所以,它一定會在這個鏈條上引入其他機構來進行合作,形成一個完整的服務鏈條。”

  他進一步表示,科技的運用讓企業之間的分工變得更有效。以前可能也能分工,但是連接的效率遠不夠,因為連接會產生新的風險。沒有科技做支撐,合作本身的風險也是很大的。技術的發展為聚合模式提供了可能性。現在有了這樣的平臺,所有的業務都能在這個平臺上開展的時候,很多的合作風險可以很容易地及時地發現,以較低的成本控制,一切就變成了可能。

  未來在普惠信貸領域做聚合,應該有哪些要關注的點?曾剛表示,要回到普惠金融的本原,價格上要降,同時還要注意明晰法律關系。從實際的效果來看,確實是聚合模式的創新會帶來普惠金融實踐的不斷深化、觸達的群體不斷擴大,成本也在有效地降低,但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會有一些新的風險出來。實現創新和風險控制之間的平衡是我們未來需要去考慮的事情。

  普惠金融痛點解決依賴于模式創新

  據了解,聚合模式就是將普惠信貸中的環節拆分解構,形成獲客、數據、風控、資金、增信等獨立的業務“節點”,進而依托金融科技搭建統一平臺,將在不同節點上各有所長的機構連接起來,形成有機生態體系的普惠信貸業務模式。值得一提的是,普惠信貸聚合模式解決了不少普惠金融在發展過程中面臨的難點和痛點。

  《報告》指出,中大額、中高風險的廣泛區間里仍存在巨大的結構性空白,蘊含大量長尾人群,尤其是小微型企業主、個體工商戶、自營就業者、生產性農戶等小微經營者的融資需求,目前尚鮮有信貸服務機構介入,可以說是普惠信貸市場的新藍海。而所謂“普惠”,應該有“普”,才能“惠”,即只有擴大客戶群體覆蓋面和服務供給量方能實現信貸定價的下行。因此,普惠信貸的發展方向是要針對至今仍受到強信貸約束的長尾人群,進一步增量、擴面。

  需要關注的是,普惠金融的客戶群體通常有著金融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廣泛且分散、風險復雜且識別成本高、金融素養參差不齊等特點,與之相對的是單一機構往往囿于其業務范圍、客群偏好、風控技術、服務網絡、資金成本等方面的局限性,難于同時兼顧專業化、規模化和風險可控三個目標,從而形成了一個兩難的局面。

  “客觀講,小微企業確實存著信息不全面、風險抵抗能力比較差等問題,單靠金融傳統的模式恐怕很難解決”,曾剛分析,從金融機構角度來看主要是成本控制,具體體現為風險成本和運營成本兩個成本,這確實是發展普惠金融的痛點。平安普惠、螞蟻金服、微眾等模式的創新,路徑不同,但核心都在解決這兩個問題。解決好了這兩個問題,各自平臺的運營成本會極大降低,規模增大、獲客成本降下來,服務成本自然也會下來,運營成本會控制的很好。

  如在聚合模式下,平安普惠、增信方和資金方三方分別獨立進行風險評估。首先,獲客方憑借其與小微人群密切交互、深入了解的優勢,對客戶進行篩選。平安普惠依托自身互聯網數據和金融數據深度交互的風險量化模型對客戶進行初步風險評估,并輸出評估結果作為增信方和資金方的輔助信息。增信環節,合作增信機構借助其精算模型對信貸底層資產進行風險評估,做出承保決策。最終,資金方基于其對增信方風險負荷能力的判斷,及其風控體系對借款人資質的評估,做出最終貸款決策。多方獨立模型對借款人風險進行多重甄別、交叉驗證,使對借款人的風險判別更全面、精準,提升風控質效。

  曾剛認為,風險成本和運營成本痛點的解決,主要是要依賴于市場的創新,就是借助新的模式有效降低幾方面的成本,觸達的范圍更加擴大。同時,要解決局部市場上的結構供求失衡的問題,也得依賴于模式和技術上的創新,傳統模式解決不了這些問題。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