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7月1日19時30分,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HY)觸及6.8427,較前一個交易日大漲241個基點,盤中一度觸及5月13日以來的最高值6.8286;境外離岸市場" />

貿易形勢緩和令人民幣匯率突破6.85 海外機構大幅調高均衡估值

  中美貿易局勢有所好轉,令人民幣匯率再拾漲勢。

  截至7月1日19時30分,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HY)觸及6.8427,較前一個交易日大漲241個基點,盤中一度觸及5月13日以來的最高值6.8286;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觸及6.8383,較前一個交易日上漲465個基點,盤中同樣觸及5月中旬以來最高值6.8116。“貿易談判重啟,且美方暫不加征關稅,正令人民幣空頭迅速止損離場。”對沖基金MKS PAMP分析師Sam Laughlin透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位對沖基金經理處了解到,在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好轉后,他們紛紛將人民幣均衡合理匯率區間調整至6.8-6.85之間,較上周調高了約400個基點,由此觸發他們迅速止損結清大量行權價格在6.85-6.93的人民幣沽空期權與遠期掉期交易合約。

  “如今華爾街多數投資機構對人民幣的態度驟然改變——隨著美聯儲7月降息預期升溫令美元指數下跌壓力猶存,加之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好轉,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還將因空頭回補潮涌而保持上漲。”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透露,但在一個月前,他們仍在積極押注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令人民幣匯率短期內破7。

  在他看來,隨著中美貿易摩擦有所好轉,當前壓制人民幣匯率反彈的最后一個“不確定性”正在消散,令人民幣匯率在下半年將保持企穩反彈與雙向波動趨勢。

  “另一個積極的信號,是近期華爾街幾乎沒有投資機構還在討論人民幣匯率年內破7。”這位對沖基金經理指出。

  逢高購匯盤難阻匯率漲勢

  受中美貿易局勢有所好轉影響,7月1日開盤境內外人民幣匯率均跳空高開逾200個基點。

  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認為,這背后,是不少銀行與基金認為當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僅上漲31個基點(至6.8716),未能充分體現中美貿易摩擦好轉的利好效應。

  不過,這也吸引獲利了結盤與逢高購匯盤潮起,令境內外人民幣匯率一度沖高回落逾100個基點。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不少企業認為在中美貿易談判尚未形成實質性共識前,6.84是一個不錯的逢高購匯價格,因此加大了購匯力度鎖定未來的匯兌成本,令人民幣匯率波幅驟增。

  “其中不排除一些對沖基金適時削減人民幣多頭頭寸獲利了結。”上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畢竟,這些對沖基金在6.90-6.92區間開始抄底人民幣,如今已收獲逾600個基點(約1.2%漲幅)的浮盈,鑒于他們在人民幣匯率的杠桿投資倍數平均達到4-6倍,因此4.8%-7.2%的實際投資回報,足以令他們見好就收。

  所幸的是,獲利了結盤與逢高購匯盤接踵而至,并未遏制人民幣匯率漲勢——隨著越來越多投資機構紛紛加倉人民幣多頭,7月1日午后在岸人民幣匯率一度觸及5月13日以來高點6.8286。

  多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這主要歸功于7月1日離岸人民幣匯率多次“反超”境內在岸人民幣匯率(即離岸匯率高于在岸匯率),凸顯海外投資機構看漲人民幣的熱情正超過境內投資機構,一舉扭轉了人民幣貶值預期,激發了大量投資機構通過空頭回補,變相加倉人民幣多頭頭寸。

  一位全球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交易主管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其間不少對沖基金將人民幣凈空頭頭寸壓縮至基金總資產的1%以內,幾乎達到這項投資策略的最低持倉區間。

  “在美聯儲7月降息預期升溫與中美貿易摩擦緩解的雙重利好效應下,現在不再是沽空人民幣獲利的最佳時機。”他直言。在他看來,隨著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將人民幣凈空頭頭寸壓縮至“最低持倉區間”,預示著5月以來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所引發的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正偃旗息鼓。

  匯率估值新博弈

  在多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看來,7月1日人民幣匯率高開跳漲的另一個驅動力,是眾多海外投資機構正趁著中美貿易局勢有所好轉,紛紛調高人民幣均衡合理匯率區間。

  一位華爾街大型投資機構亞太區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目前他們內部已將人民幣匯率均衡匯率波動區間設定在6.75-6.8,幾乎回到了5月初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前的水準。

  “盡管中美貿易談判尚未取得實質性共識,但我們內部宏觀研究團隊認為,在當前全球經濟復蘇乏力的環境下,中美雙方都不愿打響貿易戰,令自身經濟成長基本面受損。”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說。

  在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看來,將人民幣匯率大幅調高至6.75-6.8,似乎有點“冒險”——一旦中美貿易談判再度出現“反復”,可能會導致基金投資策略遭遇虧損。

  “目前我們采取相對謹慎的估值策略,即將人民幣匯率調高至6.8-6.85之間,相應的遠期掉期交易與期權投資策略也圍繞這個點位開展,避免中美貿易談判出現反復引發緊急調倉虧損狀況出現。”前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

  在他看來,不少對沖基金之所以大幅調高人民幣匯率,其實在打著套利投資的算盤——在當前美元指數下跌壓力加大,且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好轉的環境下,這些機構正在押注人民幣匯率很可能像2017年般,上演觸底大幅反彈的行情。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部分激進的對沖基金正在買入6個月期,執行價格在6.6-6.65之間的離岸遠期人民幣看漲期權與掉期交易合約,以此押注年內美聯儲率先降息2-3次,將令人民幣匯率重獲大幅上漲動能。

  Sam Laughlin直言,這也是離岸人民幣匯率在7月1日多個交易時段高于境內在岸人民幣匯率的一大重要原因。

  “它對外匯市場的影響力不容忽視。5月中美貿易局勢緊張以來,離岸人民幣一直沒能反超境內在岸人民幣,導致整個匯率深受離岸匯率下跌壓力影響。”他指出,如今離岸匯率重新高于在岸匯率,表明人民幣匯率下跌預期正在迅速消散,新一輪押注匯率反彈的動能正在快速匯聚。

  (編輯:包芳鳴)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