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Wind統計的2019年上半年信用債的違約數據,相比2018年同期的184億元,增加了263.04%。
  不過,在市場人士的感受中,上半年信用債違約的勢頭是趨緩的。
  “因為去年信用債真正爆發" />

上半年信用債違約668億 相比去年下半年規模減少

  96只和668億元。

  這是Wind統計的2019年上半年信用債的違約數據,相比2018年同期的184億元,增加了263.04%。

  不過,在市場人士的感受中,上半年信用債違約的勢頭是趨緩的。

  “因為去年信用債真正爆發違約潮是在下半年,后來決策層出臺一系列支持民企的措施,所以今年上半年的違約跟去年下半年比起來,整體緩和不少。”北京某券商資管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Wind數據顯示,2018年下半年,信用債違約數量為103只(全年為125只),規模為1005.7億元,占了全年違約規模的83.14%。

  對于今年下半年信用債違約的趨勢,市場人士看法各異。

  “2019年的違約是去年違約潮的延續,政策層面效應顯現仍需一定傳導期,但違約趨勢已有所減緩。”上海新世紀信息研究部總經理周美玲在近期債市投資者交流會上表示,接下來需要關注行業競爭尾部企業風險、民營企業公司內部治理問題帶來的經營風險等,“(下半年)信用債市場的違約,還是有信心不會像去年那么多。”

  但中信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呂品提醒,需要警惕下半年信用違約風險的抬頭。

  “下半年信用違約的速度可能會有一定抬頭,主要是基于以下幾點原因:第一,很多機構的信用資質,正在被市場重新定價;第二,很多中低等級債券,市場對其質押的資質要求也在收緊;第三,過去存在的特色發債方式,接下來可能難以為繼,對接下來債券續發產生一定影響。”呂品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上半年新增違約主體19家

  從季度數據來看,2018年至今的信用債違約節奏略有起伏。

  2018年一至四季度,各有10、12、40和63只債券違約,違約規模分別為73.6億元、110.4億元、429.6億元和576.1億元。進入2019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各有58、38只債券違約,違規規模分別為372.2億元和295.8億元,較2018下半年有所收斂,但同比仍然較高。

  “今年上半年的違約特點,仍是民企比較多,發行人財務瑕疵問題較大,個體性相對明顯。”呂品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年內新增違約主體19個,共涉及147.1億元的首次違約時債券余額。

  也就是說,從違約規模來看,上半年新增違約主體的違約規模為147億元,與668億元的違約總量相比,市場顯然在消化2018年下半年違約潮的余震。

  進一步拆解這19家新增違約主體,其特征可以歸納為:民企占絕對多數,上市公司沒有光環。

  呂品對記者表示,從企業性質來看,新增違約主體其中18個均為民營企業;從上市與否來看,分別有8家上市公司和11家非上市公司,并無明確的區別;從行業分布來看,化工和輕工制造分別有4個和3個違約主體,排名前二,此外商業貿易、食品飲料、綜合行業分別有2個違約主體,通信、汽車、農林牧漁、建筑裝飾、機械設備、房地產各有1個違約主體。

  周美玲在總結歷年來違約情況時表示,整體來看,制造業占比較高,2014年以來違約的企業,制造業占比超過50%,“2015-2016年以過剩產能行業為主;2018年整體行業較為分散,制造業占比接近1/3;2019年截至目前,制造業占比超過60%。”

  信用分層下違約風險或抬頭

  “最近中小銀行、非銀流動性較為緊張,而且監管接下來可能會對結構化發債有所約束,或將對債券違約造成一定的邊際影響。”北京某中型券商資管部投資經理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中小銀行打破剛兌后,資金市場出現“國有大行-中小銀行-非銀”的信用分層,而非銀行金融機構流動性受到較大沖擊,“一些中低等級的信用債,很多都是非銀在接,這些機構未來可能上調交易對手和債券的資質,等到債券到期以后,有可能出現無法借新還舊,導致違約風險。”

  呂品認為,下半年信用風險有可能較上半年有所抬頭,驅動因素主要有二:一是金融機構信用資質正在被市場重新定價,二是市場對諸多中低等級債券的質押要求亦在收緊。“未來,中小銀行和中小非銀機構,連帶其中低等級資產所放的杠桿,以后可能會面臨著下降,這方面資金會帶來一定壓力。”

  但他同時表示,下半年違約金額大概率不會超過去年同期,因為“去年有個很重要的特征,就是股票質押風險與信用風險帶來的連鎖反應。”

  “短期內主要觀察結構化發債情況,如果收縮可能帶來什么影響。”前述北京券商資管部投資經理表示,近期監管政策層已采取一系列措施,避免銀行與非銀一刀切,“很多中低等級發行人得到了一定的保護,違約風險相對沒那么高,但結構化融資或許是監管不認可的,接下來也可能成為風險點。”

  “不過,這部分風險即便釋放,也不會是爆發式的。”上述人士判斷。

  此前,監管部門已在摸底結構化發債的規模及風險情況,為下一步監管措施的推出做準備。

  結構化發債是中國債市的隱秘一角,難以精準度量其規模。天風證券固收研究團隊發現,從二級市場異常交易情況來看,結構化發行或被市場疑似認為結構化發行的債券具有以下特點:發行主體主要為AA+級及AA級的民企或AA級及以下的城投企業,涉及債券上市首日有較大概率破發且債項等級集中于AA級與AA+級。

  據此特點,以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前發行的債券中結構化發行的規模進行保守測算,得出數據為:在納入統計的11464只信用債(包括超短融、短融、中票、企業債、一般公司債、私募債、定向工具)中,有674只存在結構化發行嫌疑,占比5.88%,發行總額達4151.81億元,占比3.50%。

  (編輯:馬春園)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