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機構跨省追債記:難以割舍城投“信仰”

  “為了督促還錢,我們提前幾天就來到當地。”6月20日,北京某信托經理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連日來,這位信托經理一直守在城投公司現場。

  談及近期的“催收”經歷,該人士十分無奈。“煎熬”,是交談中多次提到的最頻繁的一個詞。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6月20日是南方某市城投公司A多個非標融資產品的付息節點。

  由于此前已有利息逾期情況,因此大批投資機構只能無奈前往該公司駐點“催收”。

  值得注意的是,與A公司資金鏈緊張的狀態相比,今年城投債卻遭投資機構熱情搶購,城投信仰也得到進一步“充值”。仍在違約邊緣徘徊的A公司, 也成了市場上的典型案例。

  “現在資本市場里有句話,政府欠錢最差就是拖著,但不會賴賬,而民營企業一旦發生債務危機可能本金都沒了。所以比較起來還是政府安全。雖然去年以來非標產品問題不斷,但隨著政策助力,今年城投信仰已經有所恢復。”滬上某私募機構固收人士表示。

  艱難的“催收之旅”

  “去年12月A公司就沒能按時付息。出現違約后,我們根據信托文件的約定,向交易對手發函協調、敦促融資人及擔保人履行合同義務,同時還派信托經理駐現場催收,催收期間企業多次承諾還款時間節點,但均未能兌現。直到兩個月后,才陸續解決。”前述信托人士表示。

  據該人士介紹,“當時有十余家金融機構都派人駐守在當地進行催收工作,有的已經駐守了一個月。城投公司所屬的區管委會主任、董事長多次表示正在和市里協調財政資金救助及其他機構的貸款,將還款日期不斷推遲,4次更改日期延期償還。”

  也是因此,對于6月20日的付息,該機構人士表示十分悲觀。

  “這次付息預計也比較困難,所以這兩天我們已經提前來到公司辦公地現場催收,但是公司方面領導一直避而不見。”前述機構人士表示,“只有下面經辦人員說市里正在籌措資金,讓我們再等等,今明兩天會兌付一小部分。”

  事實上,直到6月20日下午5點信托公司仍然沒有收到A城投公司的付息。據現場“催收”的機構人士介紹,此次該城投公司應付的信托利息在2億元左右,加上銀行、融資租賃等其他金融機構,總額可能有3億多元。

  “連續的等待早已十分煎熬。”談及這大半年來的“催收”體驗,前述機構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尤其是對于信托和租賃等非標類融資,城投公司方面反映出的是能拖則拖的態度,相比之下,對于公開市場發行的債券,市政府方面則表示會舉全市之力力保。”該人士表示。

  實際上,在2018年的資本市場中,城投也算得上是最戲劇化的群體之一。“城投信仰就像坐過山車一樣,不斷觸及打破的邊緣卻又重新復燃。”前述私募機構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去年一季度,在財政部等發文加強對城投融資行為的約束后,城投信仰遭受質疑。一方面政策監管趨嚴,城投借新還舊遇阻,2018年的兩個政策文件從供需兩端對城投的非標融資渠道造成了相當程度的收緊;另一方面,負債率較高的地方政府對城投資源傾斜意愿較弱以及部分地方政府經濟實力和財政收入下滑。去年二季度,云南等地的非標違約事件發酵,導致城投信仰進一步動搖。”前述機構人士在復盤過去一年城投債的波折歷程時說道。

  “此后,7月份相關文件出臺,允許融資平臺公司在不擴大建設規模和防范風險的前提下與金融機構協商繼續融資,避免出現工程爛尾,融資平臺又松了一口氣。但隨之而來的還有‘17兵團六師SCP001’出現技術性違約,以及天津、貴州等地城投公司違約現象,再度讓市場情緒出現波動。”該人士表示。

  不斷充值的“信仰”

  雖然如此,經歷了多次城投催收難題的前述信托機構人士仍然對城投債表示看好,“A公司只是個例,城投信仰還在。”

  “隨著2019年初超預期降準落地,銀行間流動性充裕的到來,機構開始從‘資金荒’向‘資產荒’模式轉換。2019年開始,城投信仰似乎又有重來的趨勢。2018年發不出的債,2019年又重回江湖。”前述機構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一個被市場人士頗為關注的典型案例是,興化市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原計劃發行的2018年第一期超短融,去年8月因市場遇冷只能取消發行。但到了2019年,“19興化城投SCP001”則順利發行,評級AA,票面利率5.98%,全場認購1.2倍。

  “銀行以及非銀機構都熱情的加倉地方債等政信項目。之前一些有瑕疵的地方城投,以前投資人都不看,現在也有機構開始愿意試著了解。”北京某私募機構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就如本次陷入付息困局的A城投公司,當地也在今年陸續釋放利好消息。

  “年初市場就有傳言稱國開行牽頭著手化解幾個地區的隱形債務,隨后當地其他城投公司也成功融資,市領導也表態堅決把控風險。大家的預期也逐漸樂觀。”前述信托機構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而據本報記者此前了解,該市政府早已提出加緊債務清理,并從政府機關入手嚴格節省開支,一切從緊,實行“七不”政策,包括:不發獎金,不出國,不上項目,不進人,不提標,不高薪,不設新標準。

  “雖然如此,但當前的節點下A公司仍有大量債務存續,且征信報告上也顯示有關注類貸款。情況依然不容樂觀”前述機構人士表示。

  “我們上周已經就6月20日付息事宜發函給城投公司,公司方面表態正積極籌措利息,盡量確保利息及時到位。”前述信托機構人士表示,“可是6月20日A公司仍沒有按時償還。目前公司方面表示6月21日會償還一部分,但具體情況也不好說。”

  6月初,本報記者致電城投公司有關負責人,該人士亦表示,“公司沒有流動性困難。”

  “該市共有市級城投平臺7家,整體債務負擔較重。對于這家公司來說,前期的償付只能讓企業浮上水面喘口氣,如果短期內沒有新的確定性資金到位,企業接下來要面臨的困境還是非常大的,按時償付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前述信托經理憂心忡忡的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編輯:李新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 网络作家怎么多有几个赚钱了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男人有了车更会赚钱 福建22选5 大话西游2多少级可以去找渔村村长赚钱 竞猜足球指数 2013qq捕鱼大亨辅助 问道经典服队伍怎么赚钱 江苏11选5 有兼职赚钱的app下载 广东麻将高手教你分析 北单 黄金店现在怎么赚钱 麻将三国破解版无限锦囊 辽宁35选7 皇家体育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