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狂賣700億: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爆款基金

  每經記者 黃小聰    每經編輯 葉 峰    

  3月21日,春分,二十四節氣之一,從這天起,北半球各地開始晝長夜短,春天的氣息也越加濃厚。

  今年資本市場的春天從春節之后,就已經一片生機盎然,而基金行業的春天似乎來得要晚一些,如果說3月20日一天時間多達17只新基金成立,讓大家聞到了一絲基金行業春天的氣息。

  那么3月21日睿遠成長價值混合的發行則有點直接入夏的感覺,一天時間募集超過700億元,最終的配售或將在10%以下,多年不見的場景,熟悉而又陌生。

  不愿再來一次的爆款

  記者大致是在2005年前后開始接觸基金,那時候的基金公司不多,產品也不多,宣傳渠道也比較有限,還記得那時記者還在讀書,偶爾一次機會跟一位前輩一起幫基金公司做宣傳,如今回想起來,卻已經連基金名稱都想不起來了。

  那時候的王亞偉還沒被太多投資者所熟知,隨著2006年之后王亞偉掌舵華夏大盤,創造的業績神話讓“公募一哥”的稱號就此出現。

  彼時王亞偉的基金也是屬于想買但是又買不到,這應該是記者有印象以來對于爆款基金的認知,也開始明白了一個好的基金經理,一個擁有良好口碑的基金經理,可以有多大的號召力。

  2006年至2007年,A股進入牛市,此時的爆款基金其實更多的是來自行情的饋贈,而并非是基金經理的口碑,印象最為深刻的肯定是那4只“出海”的基金,每只都在300億元左右,而這300億元還是配售之后的結果,在認購階段,有的基金募集超過千億元,最終配售比例在25%左右。

  當初的搶購場景一點也不遜色如今的睿遠成長價值,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顯然這幾只基金并沒有把“爆款銷售”做成“爆款業績”,留下的口碑至今都還是差評一片。

  當時銷售的主要渠道其實和當下還是比較相似,主要來自銀行,但據一位QDII基金經理回憶:“這幾只產品深深傷害了渠道投資者的心,導致此后很多年談QDII色變。”

  而在那之后,其實偏股型基金出現爆款的數量已經越來越少了,雖然在2015年也有10多只百億基金成立,但去看看這些百億基金自成立以來的表現,有的竟然虧損高達60%以上。

  甚至從此給投資者留下的印象是,只要百億基金一出,市場便迎來頂部。這其實就是爆款的悲哀,如果現在能重來一次的話,相信基金公司不愿意,渠道不愿意,投資者更加不愿意。

  爆款需要找回失去的口碑

  經過了這種多次傷害之后,近幾年爆款的偏股基金更加稀少,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自從2007年之后,10多年時間過去了,全市場股票型基金的規模并沒有明顯的增長。

  雖然爆款基金在減少,整體股票型基金規模也停滯不前,但是每當市場中有做得好的基金經理跑出來時,發新產品卻總能自帶流量,比如去年的興全合宜、今年的睿遠成長價值。

  也就是說,現在的爆款基金其實已經進入口碑時代,只是大家需要思考的是,在目前的公募行業,有多少基金經理能夠收獲同等的口碑。

  如今的公募行業,個人的標簽其實已經越來越淡化,公募基金產品也越來越工具化,不少基金公司都在往大而全的方向發展,最終都想實現一站式配齊,當然從記者的角度看來,這肯定是一條路徑,但當下大家來討論口碑造就爆款基金的時候,你也會發現,其實很多基金公司并沒有給投資者留下特別口口相傳的產品。

  的確,要做出能夠口口相傳的產品很難,對于一位優秀的基金經理來說,可能主動管理的邊界也就在二三百億元,如果一家基金公司只有一位或者兩位這樣的基金經理,確實是容量有限,而在股東壓力、銷售業績壓力等壓力之下,基金公司很難能夠真正從業績出發打造一款產品。

  更何況在基金經理變更頻繁、公司管理層經常出現變動的情況下,要出一款能夠被投資者口口相傳的基金更是難上加難。這也就難怪,當陳光明或傅鵬博這樣在這個市場上已經經過了多輪牛熊的考驗,也有良好業績可追溯的基金管理人出現時,渠道會如此賣力去推薦,投資者會如此踴躍去認購。

  3月21日,有位業內人士說:“睿遠的這只基金很有可能創下認購戶數最多的紀錄(除了互聯網貨基以外)。”記者倒是真的希望這是一個好的開始,雖然這里面還包含了很多因素,比如有的渠道不僅很早就已經在預熱,而且還細化了認購戶數,要求認購的戶數指標攤到每家營業部,使得這些營業部工作人員周末都在加班給客戶打電話。

  不管怎么樣,即使今天只有10%的配售比例,即使每戶認購金額只有1000元,即使每戶最終配售到的金額不到100元,但希望就是從這100元開始,能夠讓更多的投資者有更好的體驗,把以前爆款基金失去的口碑找回來,把百億基金一出便是市場頂部的想法扭轉過來。

  但愿在不遠的將來,投資者不用擠在一個時間、一只基金、一位管理人上面,而可以從容地就像逛超市一樣,隨時可以買到那些口口相傳的口碑產品。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白小姐中特网大全